他滅了唐朝,徹底毀掉了千年長安!最終卻慘遭親兒子殺害

他滅了唐朝,徹底毀掉了千年長安!最終卻慘遭親兒子殺害

咱們傳統中國人最注重的品質無非就是四個字:忠孝兩全。忠與孝之間,最為統治者所看重的,還是一個忠字,因為天子為君,君上為父,因此一個人的忠節,會是後世評判他最重要的標準。忠的最高評判標準,便是說這個人「全忠」,忠的全備了,自然是讓統治者萬分放心了。在唐朝末年,就有這麼一個人,他得到了一個經由皇帝所認證的名字——朱全忠。

朱全忠的忠心是從反賊開始的,那時他還叫朱溫,當他聽說山東起了黃巢兵,身為唐朝的子民,他的家離黃巢鬧事的地方相隔甚遠,可是朱溫還是跋山涉水的投奔了這個讓唐朝皇帝寢食難安的反軍。朱溫加入黃巢後,直搗黃龍,殺入了唐朝的心臟——長安。

朱溫隨後被任為東南面行營都虞候,從長安出發,領兵去抵抗唐朝官兵反撲的勢力。朱溫不費吹灰之力,就打敗了各路的朝廷剿軍,等到回去長安復命時,黃巢親自到橋頭迎接,並且盛讚朱溫對於自己的忠心。得到器重的朱溫,被撥給了大量的兵馬,要他自己去隨意征戰,只求為黃巢軍擴張勢力。

可以全權執掌軍隊的朱溫,還是沒有想著自立山頭,他打著黃巢的旗號,從丹州開始,一路劈打下去,直到碰到了唐朝節度使王重榮,才算是被阻擋了下來。

王重榮是當時朝廷中為數不多的能將,朱溫和他幾次交手,都是屢戰屢敗,以至於最後窘迫到逃走時要自毀戰船,而派去求援黃巢的信使,每次都是空手而歸,因為當時黃巢也陷入了不利的形勢,朱溫這個時候,就乾脆帶著人馬,全數歸降了王重榮。

朱溫的降表遞到唐僖宗的龍岸前,皇帝看到這個讓朝廷焦頭爛額的魔頭竟然主動的歸降,心中大為振奮,他便賜名「全忠」,讓朱溫帶著原班人馬反頭去討伐黃巢,朱全忠得了「忠」字,也沒有讓唐僖宗失望,他對黃巢知根知底,歷經了四十多次交戰,讓黃巢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創,朱溫在朝廷的地位也是與日俱增,不過和他的地位相增加的,則是他那暴虐的脾性。

有一次,朱溫和節度使李克用一同飲酒,李克用醉酒後,對朱溫說了一些不好聽的話,嘲笑他是反賊出身,現在卻要被百姓們立生祠,天天享用香火。朱溫在酒席間不動聲色,只是等李克用回去後,朱溫命士兵搬來柴火,直接要把這位朝廷大員給活活燒死在自己的住處,還好當時突降大雨,李克用在身邊人的掩護下,翻牆逃回了長安。

而朱溫則把李克用身邊數百名朝廷的士兵全部殺盡,雖然李克用到皇帝面前彈劾了朱溫的所作所為,但是唐僖宗哪裡肯懲治朱溫,只是好言撫慰李克用,對朱溫卻沒有任何追責。

俗話說養不教,父之過。唐僖宗身為君父,對朱溫的縱容讓他日益有恃無恐。唐僖宗去世後,昭宗即位,朱溫已經是手握重兵的權臣,當時只有宮中的宦官勢力可以與之抗衡。天復三年,朱溫乾脆領兵入宮,把宦官給殺了七百多人,手段之殘暴,讓所有人咋舌,唐昭宗也只能是委曲求全,稱朱溫是「社稷再生」。

原本以為,朱溫已經是權傾朝野,沒有什麼慾望了,可是一個人的慾壑難填,到了已經露出獠牙的地步,朱溫乾脆就覬覦皇位,直接派人殺了朝中大臣三十餘人,包括宰相都難逃一死,隨後他弒殺皇帝,結束了唐朝命數,自己立國後梁,成了開國的皇帝。

朱溫做了皇帝後,自己對唐朝的血債累累,全忠這個名字,已經成為了一個莫大的諷刺,於是他又把名字改回成了朱溫。朱溫的皇帝夢,終於成了真,但是一個不忠的人,做了需要所有人都要盡忠的對象,這原本就是不可理喻的事。

朱溫原本疼惜自己的長子朱友裕,可惜這個兒子早死,在做皇帝後,關於太子人選,令他十分頭疼,因為自己親生的兒子都不怎麼成器,只有養子朱友文深得朱溫的喜愛,但是有親子而立養子,這樣不就是給自己招攬禍事嗎?

果然,兒子朱友珪怎麼能忍受父親將自己家的皇位傳授給外人,朱溫以為自己的暴虐會讓所有人害怕,不得不服從自己的一切決定,但是卻沒有想到,兒子比自己更加的兇狠殘酷。在乾化二年,朱友珪領兵入宮,趁著朱溫熟睡時,闖入寢殿,朱溫來不及喊叫護駕,就被自己的親兒子殺害在了床榻之上,一生假忠的朱全忠,就這樣以最不忠的方式,結束了自己的生命。您說這是不是善惡因果呢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