地久天長:你們全家殺了我三個孩子,我卻最終選擇了原諒

地久天長:你們全家殺了我三個孩子,我卻最終選擇了原諒

王小帥導演的這部電影《地久天長》,講的就是一個失獨家庭的遭遇,夫妻兩人從痛不欲生到最終放下,原諒了他人也與自己和解。

生活更以美好相回饋,養子的回歸預示著兩人的新生,還算歡喜的結局讓人舒了一口氣。

可是,這是一個非常凄慘的過程,普通人絕對做不到這一點。這也是一個異常壓抑的過程,進一步證明,只有時間才能沖刷一切。

那我們來回顧一下失去的這三個孩子。
老大劉星死於溺水事件。已經活到10來歲的劉星一天和好朋友浩浩一起去河邊水庫玩耍。

劉星特別怕水,起先他是一步都不敢走近的。

但是浩浩硬拉著他下去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。

看著他舉足無措的樣子,其他小朋友都嘲笑起他們倆。浩浩就感到很沒有面子,於是他恨鐵不成鋼似地推了劉星一把。

沒想到就這麼一推,把劉星推向了死亡。

事情發生後,當事人浩浩只知道哭,誰的問題都不肯回答。

我們可以把這理解為一種自我保護機制,他封閉了自己的內心,不敢面對這一慘淡的事實和真相。

直到他長大成人後,看著自己的母親在懊惱中死掉,終於決定說出事實的真相。

這是浩浩對自己的救贖,卻再一次扒拉開夫妻倆快要癒合的傷口。

知道真相後的他們卻選擇了原諒,還對浩浩說,講出來就好,一切都已經過去,不要再放在心上了。

不原諒又能怎樣?這麼多年過去了,受盡了委屈受盡了苦,真的只有兩個人自己明白。

此時再追究第3人的責任毫無意義。

第2個孩子和第3個孩子其實都沒有成人,在肚子里就被打掉了。
劉星媽媽懷第2個孩子的時候,正是在計劃生育剛剛實行的年代。

這時候老大還沒有死,按政策他們是不可以懷第2個孩子的。

作為廠里抓計劃生育的幹部,浩浩媽媽得知情況後,立刻叫來兩個幫手,強壓著劉星媽媽去醫院,準備把胎打掉。劉星爸爸特別不願意,他差點動用暴力奮起反抗,卻一拳砸在了土牆上。

無奈形勢比人強,夫妻兩個只能默默地吞下這把傷心的淚。

更悲慘的是過了幾年老大劉星溺亡了,這個家庭成了失獨家庭,兩人也因為歲數的關係,不可能再生了。

原先被打掉的那個孩子,更是成了夫妻倆心頭永遠的痛。

夫妻倆的生活陷入了一片黑暗,再也看不到任何光明的盼頭,他們把自己的心靈關閉起來,離開了這個傷心地,去了言語不通的南方刨食。

在這期間他們鼓足勇氣領養了一個男孩,給他取名也叫劉星。

可是這個劉星不僅調皮搗蛋,還是班級里的刺,小偷小摸,叛逆異常。

最終他還離家出走,讓夫妻倆再一次失去了希望。

第3個孩子來的有點戲劇化。
浩浩爸爸有一個妹妹,她同時也是劉星爸爸的徒弟,在廠里跟著劉星爸爸一起幹活。

也許是特別崇敬和同情師傅吧,也許是為了替哥哥嫂子贖罪,她竟然一個人獨自跑到了南方,找到了劉星爸爸並在賓館裡兩人發生了關係。

天意安排她一次就懷上了,可是面對這個親骨肉,劉星爸爸卻不敢接受,他不知道如何面對與他相依為命的妻子,不知道如何開口。

女人的第六感非常神奇,劉星媽媽陰差陽錯間竟然提出離婚,說也許離婚了才是他們兩個各自解脫的途徑。

劉星爸爸不同意,她就在一個夜晚服藥自殺了。

人雖然被搶救過來了,但是面對這個情況劉星爸爸更不可能留下徒弟肚子里自己的種了。

徒弟帶著傷心遠渡重洋一去不返。

浩浩媽媽為了這件事懊悔了一生,臨死前提出要見上夫妻倆一面。

這糾纏了大半輩子的幾個人見面後,帶給人強烈的無力感。

還能說什麼呢?失去的已經失去,錯過的再無可能回頭。

浩浩媽媽死後,所有人回到家,浩浩用iPad聯線在國外的小姨,這裡出現了一個令人心悸的情節。

這個小姨就是劉星爸爸的女徒弟。她張羅著把她在國外生的小孩叫到屏幕前給大家看。

這時候劉星爸爸的心幾乎要跳出了胸膛,由不得他不去想,難道自己的種還在?

臉部的表情是既驚訝又期待,外加害怕,非常到位。

還好,iPad上出現了一個混血小男孩,但這也在暗示劉星爸爸第3個孩子被幹掉了。

命運中的三個孩子與他們都擦肩而過,當一切塵埃落定,夫妻倆提著祭品來到大兒子劉星的墳前,拔拔草,上點水果。

回顧他們這一生走過的路,他們的情感既豐富又克制。

對導致他們悲劇人生的那個家庭,他們選擇了原諒。

這種選擇既讓人心痛,又讓人敬佩。

他們並沒有怨天尤人,歇斯底里地大喊大叫,甚至報怨社會。他們僅僅向自己的內心索取不公,用自我的犧牲關照人生,以悲憫的態度坦然地承受一切。

最終養子的回歸給他們帶來了慰藉。

地久天長,人生卻短暫。放過他人,就是放過自己。這是一種成熟的人生觀,只是獲得它的代價太沉重,太沉重。